• <menu id="0s08y"></menu>
  • 民生 國內 國際 社會 財經 教育 科技 娛樂 體育 時尚 文化 奇聞 房產

    “法扎”在中國點火成功 為何這部戲成了引爆點?

    2019-03-08 10:15:57      來源:北京青年報

    攝影/本報記者 王曉溪

    點擊進入下一頁

    點擊進入下一頁

    點擊進入下一頁

    點擊進入下一頁

    攝影/本報記者 王曉溪

    點擊進入下一頁

    攝影/本報記者 王曉溪

    ◎葉葳蕤

    過去一周多的時間里,來自法國的音樂劇《搖滾莫扎特》(昵稱“法扎”)在北京演出市場“點火”成功。首演當晚天橋藝術中心大劇場里觀眾“掀翻屋頂”的歡呼、謝幕時人潮洶涌的臺前互動追捧,還有僅為買劇目周邊就排起的長龍,都證明了這一點。實際上去年年初上海文化廣場首次請來《搖滾莫扎特》演出時,中國粉絲就已經表現出“令劇院方面和法國劇組極其震驚而觸動”的熱情能量,“法扎粉”這個本來只流行于網絡小眾群體中的心照不宣的名詞,開始進入中國普通觀眾視野。而去年年底這部音樂劇更是干脆開啟九個城市的中國巡演,北京作為倒數第三站,也是演出場次最多的一站,如同一場未經預告的馬拉松,將中國新一代年輕觀眾內心的火焰傳送到我們眼前。

    “法扎”的火熱看似突然而猛烈,但從這部劇的方方面面來講,在中國的走紅是有必然性的。“法扎”的背后,恰好呼應了當下中國的都市青年亞文化、Vintage(復古)潮流和國際上新興舞臺演出形式的全球化傳播效應共同爆發的局面。尤其是都市青年亞文化在中國新世代群體內心深處釋放的巨大能量,已勢不可當。

    僅此也許并不能解釋某些疑問,比如為何是“法扎”?為何這部戲成了引爆點?為什么偏偏是它突破了多年來音樂劇與大眾之間難以言喻的隔閡冷漠?

    “法扎”自然有著旁觀者不易看清的特殊性和精確的定位。

    “法扎”的成功,首先來自“莫扎特”這一通行IP的強大勢能與含金量。對中國大眾來說,古典音樂范疇最深入人心的代表性人物莫扎特,其IP就像“洗衣粉”一樣具有先天的普適性和自發性。一千個人心中也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而一萬個人耳中都在聽同一個莫扎特。如果說巴赫像上帝的手語,那么莫扎特就如同來自上帝的笑聲,莫扎特是“根本無需解釋的”,然而這也意味著對此題材的處理必須充分溢出IP已有的內核,才可能讓其光環獲得高效的市場轉化率。我們所熟知的莫扎特式“和諧與歡快”,與“法扎”制作時的初始設定——“放肆不羈和搖滾精神”產生了劇烈碰撞和激蕩共振,這是“法扎”成功的基底。

    “法扎”受歡迎的第二重原因,是即使在音樂劇領域也很不常見的高飽和訊息,音樂、美術、燈光和舞蹈等方面都采取了極高密度的設計和精細化處理。無論是外在形象的新洛可可風“嬌病騷”,還是空氣中流動的“精致的色氣”,流露出法式風情本色,又帶著些時尚復古主義的精明,在我們普遍更為“現實主義”的舞臺上,有著非同尋常的刺激感。更不要說音樂了,刻板印象中有這樣的認知,“一部成功的音樂劇必須有一兩首非常入耳、走出劇院便能腦中自動循環的歌曲。”而“法扎”幾乎可以說首首都是“快速洗腦”的金曲,的確能讓中國觀眾心動不已。

    另外,“法扎”的文本構造及歌詞寫作是不走尋常路的,既不同于百老匯音樂劇創作規范所講究的歌曲緊密聯系戲劇情節和人物行動,也不同于其他法劇歌曲常見的自由隨性化的氣氛鋪陳和情感升華。在這點上,每部法語音樂劇的選擇都很不同。比如“法扎”前輩、經典之作《巴黎圣母院》,除了開場歌詞投向了宏大遙遠的歷史視野,其余曲目歌詞表達大部分都是緊扣敘事推進,并不脫離即時的戲劇情境。

    而“法扎”中的歌詞,卻時常呈現出極為特異的表達??梢钥偨Y為某種借喻的抒情和交錯的呼應,有那么點類似于中國古典詩歌表意手法中的賦、比、興,并總在一首歌曲的時間內堆砌出層層疊疊的衍生意象。舉例來說,《樂聲叮咚》里,用逐漸出現裂紋的精致玲瓏夢幻又古老的人形音樂盒形象,來指代和描繪莫扎特的初戀阿洛伊西亞;《我在玫瑰中沉睡》用玫瑰花瓣的意象來隱喻甜美又易朽、令人不堪承受的自由生活夢想;還有《甜蜜的痛苦》和《殺人交響曲》,用隱秘激情的黑暗張力,來借言平庸者的自我厭憎和對天才的嫉妒。并非所有的法劇都擁有這樣復雜曖昧、光影明滅的美學內涵,“法扎”獨一份。而這些深層的戲劇內涵在中國能產生無障礙讀取和接納,某種程度上正是因為百老匯音樂劇的范式和語匯,在中國還未落地生根成為審美慣性,當今的我們與法劇更容易心有戚戚。

    最后不得不提的“法扎現象”,就是從主演魅力出發,形成的觀演關系的緊密連接。

    由于“法扎”主角的人物設定無縫鏈接了主演米開朗基羅基于個人特質的表演魅力,這部劇的外在風格便也十分鮮明奪目。而看了莫扎特的B角演員努諾的現場之后,會很驚訝地感受到所謂“換卡如換劇”的效果,米開朗基羅是“所見即所得”的個人化的莫扎特,而努諾的莫扎特則是用舞臺行動一步一步樹立起來的自由的天才音樂家形象,生動而可信。這讓我意識到“法扎”的人物塑造和敘事手法如此標新立異,是主動故意的選擇。“非不能也,實不為也”。

    而說到“法扎粉”的狂熱花樣,很多其實也并不算法劇的新“發明”,當德語音樂劇《伊麗莎白》《莫扎特》甚至更早一些的英美音樂劇來華時,本人就曾見證過中國迷妹與演員熱情洋溢的互動,在“法扎粉”教洛朗·班唱中文填詞的《殺人交響曲》之前,也早就有過迷妹在散戲堵門時教會了其他國家音樂劇演員說中文網絡流行語“朕就是這樣的漢子”“墻都不扶就服你”……更不要提劇中服裝的cosplay集會,還有自制手辦和衍生品,早已自發形成了某種“地下”產業鏈。

    中國年輕的音樂劇粉絲對小語種語言的熱情和自學速度很驚人,很多時候甚至是“空耳”式的,并且還帶動了來華演員積極學習中文潮詞。他們用不可思議的力量變革了創作者和觀眾的傳統關系,產生出一種非常緊密親切的人與人、人與作品的互動。這真是特殊又復雜的群體,“法扎粉”可以在熬夜伏案工作的過度疲勞中,靠耳邊反復播放《殺人交響曲》《縱情生活》等金曲來“續命”,也為了有可能得到主演在場刊上的幾個簽名而決意請假逃班,哪怕轉頭裸辭。

    今日的中國是一個同時雜糅了前現代、現代與后現代主義的復雜局面,這意味著中國新一代年輕人的多樣性亦不可小覷。例如你會看到,著眼于當下的“享樂主義”與保持遙遠幻想的“真正的我在別處”,在他們身上有時能無障礙地達成統一。

    還有一些看似新鮮的觀劇追星模式,例如詩畫相酬、同人文創作等等,在古老中國的戲曲迷當中也曾有過很相似的行為,中華文化原也包含著悲感的傳統和狂喜的天賦。仔細觀察,“法扎粉”這種群體狂迷,不僅打上了近十幾年來娛樂文化全球化思潮的烙印,一定程度上也隱藏著某些我們古老傳統的文藝復興式的回歸。

    我們同時也看到“法扎”的口碑火爆并不能讓大劇場票房必然“皆大歡喜”,實際上仍有不少中高價格的座位到演出最后一刻還顯示“未售出”。這提醒了我們,“法扎”之“火”并不能看作是中國音樂劇市場的強勁復蘇,因為那還需要更廣泛的“出圈”,才能填滿1000多座的大劇場連演一周以上的票房,甚至也不能說明“法劇”這個標簽已普遍獲得音樂劇粉絲的認可。去年上海的盛況從某種意義上講具有不可復制性,緊隨而來的法語音樂劇《搖滾紅與黑》《亂世佳人》等,甚或假設在法國本土更受推崇的《太陽王》來華,我們都不能一廂情愿地以為票房能借“法扎”東風必定攀升。

    北京和上海的城市文化有著些許區別,北京觀眾群體的戲劇素養長期受到以北京人藝為代表的斯式體系中國學派的熏陶,形成了非常強大的現實主義、古典主義的審美慣性,但新世代的品位和更多元化乃至不可思議的戲劇欣賞方式已經顯山露水了。

    無論怎樣,未來已經到來。

    標簽: 點火成功 “法扎”

    相關閱讀

    今日推薦
    精選圖文

    Copyright @ 2008-2020 www.ultraleftparty.com  華夏財富網 版權所有  聯系郵箱:3960 29142@qq.com

     
    俄罗斯AA片免费看,男女全黄一级高潮高清,欧美性受XXXX喷水性欧洲
  • <menu id="0s08y"></menu>